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

蒐集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区分公务机关以及非公务机关,分别规定在法律上。

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分别是:

(1)法律明文规定;

(2)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危险;

(4)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7)经当事人同意。

而非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只有将为维护国家安全(仍保留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的事由删除。

除了经当事人同意这款事由外,其他的事由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一望即知是否符合规定。

因此,若要在蒐集个人资料的目的范围外,使用他人的个人资料,最保险的作法,还是只有经过当事人同意一途。

敏感性个人资料原则上不得使用,例外应于蒐集目的范围内利用

至于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等个人资料,原则上都不能自由蒐集、处理或利用,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情形才可以,分别是:

1、法律明文规定。

2、公务机关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3、当事人自行公开或其他己合法公开之个人资料。

4、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医疗、卫生或犯罪预防之目的,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5、为协助公务机日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6、经当事人书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或其它法律另有限制不得仅依当事人书面同意蒐集、处理或利用,或其同意违反意愿者,不在此限。

举例而言,个人前科资料属于敏感性个人资料;但如果是因为资料利用人,于他案件中依法到庭应讯、聆判、收受判决、查悉判决己否确定等,因而蒐集到当事人的犯罪前科个人资料,就没有违背个人资料保护法。

不过法院认为,就算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而合法取得这些资讯,如果要利用这些资料,也必须要符合,在蒐集此资料的目的范围内使用。若超出使用范围,就必需要符合同法中的例外规定,否则就是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一般性资讯蒐集的比例原则

一般性资讯蒐集的比例原则操作下,使用个人资料时,必须同时审视使用个人资料的情形,是否符合合适性原则、必要性原则及狭义比例原则。

1、合适性原则:指资料利用人使用个人资料的方法,可以达成当初取得让资料的目的;

2、必要性原则:指必须要在所有可能达成目的方法中,选择对当事人(即个人资料之本人)最少侵害的手段;

3、狭义比例原则:指资料利用人所欲完成的目的及使用手段,不能与因此造成当事人的手害或负担不成比例。

举例而言,民事判决书上的个人资料,是为了向法院声请民事执行或行使诉讼上权利使用。但若资料利用人未隐蔽判决上所载相关人士姓名、地址等个人资料,即复印发送给各住户以及公众,就逾越此份资料可以使用的目的,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一般性资讯于蒐集目的范围内使用

如果是一般性资讯(即非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在特定条件下,原则上都可以合法使用。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目的具有正当合理关联。

另外,在个人资料保护法中规定,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利用……应于执行法定职务必要范围内为之,并与蒐集之特定目的相符。也规定,非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利用……应于蒐集特定目的必要范内为之。这两个的意思是,要使用个人资料,必须要在蒐集此资料的目的范内使用;若超出使用范围就是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而法院认为所谓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其内涵就是比例原则。

 

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三种态样

个人资料保护法并非是限制个人资料完全不能使用,而只是要求个人资料被合理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把使用个人资料的情形,区分为蒐集、处理或利用三种态样:

一、蒐集:是指以任何方式取得个人资料;

二、处理:是指为了建立或利用个人资料档案所为资料之记录、输入、储存、编辑、更正、复制、检索、删除、链接或内部传送。

三、利用:是指将蒐集之个人资料为处理以外之使用。

因此,就算被认定为个人资料依照个人资料保护法,在特定条件下,也可以使用个人资料。

一般人在网络上最常遇到,将他人的姓名、电话、住址公布在网络上的情形,就是属于利用。因此,先跟大家谈,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够合法利用他人的个人资料。

公布行政文书

至于其他行政文书,经公布上网如果含有对方的姓名、地址,法院也会倾向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如在一场交通事故中,被告将载有对方姓名、手机号码及车牌号码等个人资料的交通事故当事人登记联单刊登在微博,使对方的个人资料遭泄,亦被认定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这边己将日常生活中容易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的情形做了一上的说明。至于如何才能够合法使用个人资料,网站中会在一一做介绍。

公布答辩状

如果判决书和对方写的起诉状不能公布,那在诉讼中自已写的答辩状可以吗?

在一则房屋买卖纠纷中,被告被起诉请求返还价金。被告心生不满,将记载买主姓名、住址等个人资料,及「四位承购者说是两位合体另一位叫OOO,款项迟迟不入还装傻不知道,故本人认为OOO等二人故意歉骗之嫌。且本人官司缠讼关他何事,本人从未以价钱为由不卖是因为对方惯用歉骗行为要求先行过户才要支付款项并扬言要检举。」等文字之该民事事件答辩书,列印二份张贴在多数人得以共闻共见的社区大厅。

法院认为此民事诉讼答辩状,与公共利益并无关系,被告将对方姓名、住址以任意公开张贴民事答辩书的方式揭露,将导致对方的个人资料暴露在难以控制、想像风险中,因此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公布起诉状

在一则交通纠纷中,被告因违规越过双黄线回转及回转车辆未让直行车先行,导致与摩托车发生擦撞,致摩托车骑士受伤,因而被告过失伤害确定,后来也在民事法院被判决赔偿摩托车骑士八万馀元。

被告因而心生不满,在微博上刊登:「现在最好赚的工作应该是制造小车祸吧!记得要弄点小伤喔,这样工资才会赚更多」等文字,且张贴所翻拍未隐蔽摩托车骑士姓名、住址等个人资料的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缮本部分内容的照片,供不特定人浏览。

被告虽然主张,张贴判决书是为了跟朋友讨论。但法院认为,个人资料的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的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的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的目的具有正当合理关联。

被告拍摄起诉状缮本及判决首页,未遮隐相关人物的个人资料,又未关掉分享功能,则所为非属相同有手段中侵害较小的手段。因此被告所为已超过利用此份个人资料的特定目的必要范围。

公布司法文书案例分享

在另一则涉及散布支付命令和不起诉书侵害个资的民事案件中,法院认为,依据《法院组织法》法院应以公开裁判书为原则;因此,当事人收到的支付命令依法本应公开,其再将此应公开的裁定交付给其他人,并不具不法性,没有侵害支付命令上所记载之人的隐私权。

再者,当事人经过检察官认为不起诉的不起诉书,对于当事人而言是证明自已行为不具不法性的重要证据;因此当事人为了证明自已没有违法,回复自已的清白,有权利任意提供予第三人。否则只是空口否认自已没有犯罪行为,无法取信于他人。散布此等文件属于合理使用,也没有侵害文件上所载之人隐私权。

公布司法文书

法院对于判决书能否公开,民事法院和刑事法院的判决结果略有不同,但核心仍在于公布判决书是否是在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使用。

在一则刑事判决中,被告将A男与其配偶有关的妨碍家庭民事判决书,案号栏及当事人栏上诉人与诉讼代理人姓名、住址涂去后,未隐蔽被上诉人(即A男)、诉讼代理人的姓名、住址,并复印多份后,将判决放置在公共场合、活动中心广场以及随机置放在邻居住处邮箱内。透过此方式非法利用被他方的姓名、地址等个人资料。

法院认为,依据个人资料保护法,个人资火枓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的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的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但被告公布的判决内容,有关妨害家庭罪诉讼,与A男邻居、住处附近公共场合、活动中心等不特定人及公共利益均无关。

被告如果要向A男的邻居澄清判决结果,可以选择相同有效手段中侵害较小的手段,例如:隐蔽A男个人资料。但被告舍此不为,已经逾越利用此个人资料的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再者,民事判决书上的个人资料,是为了向法院声请民事执行或行使诉讼上权利使用,但被告未隐蔽判决上所载A男地址等个人资料即迳自复印后发送,已经逾越此份资料可以使用的目的,违法个人资料保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