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按赞会有罪吗

至于刑事法院,目前针对微博上按赞是否构成诽谤或公然侮辱,还没表示见解。但在一件案件中,被告A、B与告诉人为同事关系,因为被告违反公司内规,与告诉人产生嫌隙,因此被告A在网络上发表侮辱告诉人的文字,而被告B并在「文章名称:『谁能告诉我,翁副理【即告诉人】肚子里的种,是谁下的?』」、「文章名称:『翁副理~只是怀孕~用不著射进柜台角落~越来越好奇孩子的父亲是哪位』」上按赞,皆被告诉人提出告诉。

本案最后双方进行调解,告诉人撤告。然而,如果参考民事法院的判决,认为按赞功能,只是使用表示已阅读或认同,并没有散布资讯于众的意思,则本案继续审理,也不一定会成罪。因此,若各位未来发生类似的事件,也无庸太过惊恐。

网络分享诽谤文有罪吗?案例分享

在一则案例中,被告三人与原告经营高中升大学补教事业,彼此有商业经营竞争关系,而被告A在微博上上传与友人聚餐照片,并留言文字「征南大将军南霸天&智谋赛诸葛余大饼终于同聚一堂,淫人妻女笑呵呵的地头蛇张X邦准备『提头来见』!」以「张X邦」暗指原告「淫人妻女、地头蛇」,不法侵害原告之名誉权。又另外两名被B、C则是使用微博网站「分享」功能,主动分享该微博留言供他人浏览观看,也被原告一并起诉。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B、C为被告A的朋友,也知道被告A和原告有补教经营的竞争关,明知道留言中的「张X邦」暗指原告,却对于该留言并非用「按赞」功能,而是使用「分享」功能,显然他们主观上不仅是在表示「已阅读」或认同而已,更有主动散布该留言给他人知悉的意思,因此构成共同侵权行为。

在微博上分享会有罪吗?

一名绰号扁嫂的女子因为不满告诉人欠钱不还,在微博上发文表示:「靠女人赚钱吃穿的男人真的很丢脸!想吃什么好料?吃屎比较快饱!」并在文章留言处标示文章所指的对像就是告诉人。而另一名被告A看到这篇文章后,以分享的方式张贴此文章到其微博个人涂鸦墙上,并加注「扁嫂真的生气了」等文字,并在底下留言「欲知详细自行连结!希望个人私事!别破了社团形象!」告诉人认为发文者和分享者共同对其公然侮辱和诽谤,因此提出告诉。

然而,法院认为,从被告A的涂鸦墙上虽然分享了此篇文章,但并未连同该文章下的留言一并分享至自已微博个人网页涂鸦墙上,因此一般人只知道被告A所分享文章、注解及留言内容,并不能知道扁嫂骂的人是谁。

再加上被告A只是加注「扁嫂真的生气了」等文字,并在底下留言「欲知详细自行连结!希望个人私事!别破了社团形象!」;这些注解及留言均无任何具体指摘或抽象谩骂告诉人的用语。

虽然被告曾在扁嫂自已微博张贴上开文章后,于该文章下留言「扁嫂教授很忙,你可以找李XX大哥帮你!李大哥人很好」等文字。但该留言并无任何附和、赞同扁嫂文章的意涵,反而建议他可找他人帮忙协助解决与告诉人之间的纷争,并无诽谤、公然侮辱的意思。

然而,民事法院,对于分享微博一事,似乎就没有那么宽容。

如何查证真实与否

若在涉及真实与否的事件中,要如何查证,才能符合合理查证义务?

在一则案例中,网友因为不满市议员违规停车,在网络上发表某官员海线的养点钟的言论;但该官员表示当时并非是他违规停车,因此该网友被控告诽谤。

法院调查后,认为被告当时与违规停车者发生纠纷,有拍下违规停车的公务车车牌。加上有听到现场的人提到官员的车,而当时有其它官员在场,因此就上政府官方网页,把所有官员都调出来,查看与哪一个官员最像,最后才认为是这名官员「海线的养点钟」违规停车。

虽然,发言者的发言会让他人认定海线的养点钟就是违规停车的官员,造成他在社会上名誉、评价产生一定程度的损害。但发言者所述的内容与公共利益有关,且是以他亲身经历过程所得的资讯,依其社会生活经验判断停车者为该官员。于查询政府官方网页观看照片后,才误认停车者。其并非全然未经查证。虽然他在未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发表上网公开文章,但已经有相当理由确认自已的发言是真实的,因不能认定其构成诽谤。

公众人物对他人言论应有较高的忍受度

公众人物对于他人的言论应该有较高的忍受度,因此法院在判断发言者的发言是否为合理评论时,会较宽松认定。

例如,美国竞选期间候选人的过往私德或过往言行举止,并不是单纯个人私生活领域问题,而是关乎公益。因为,选民必须要对于候选人进行检验,才能透过选举机制选出正确、品德操守良好的公职人员。即使以放大镜检视気选人一生全部言行,有时不免感受过于残酷无情,但参与公众事务之候选人本应有此认识。权位高与应接受的检验,是成正比相关的。所争取的职位越高,所应接受之检验越严苛,候选人所应忍容的程度也应该相对提高。

虽然,竞选期间有时来自竞选对手毫不留情的批评,受批评者主观上会有不愉悦的感受,但受批评者同样可以用竞选文宣的方式澄清事实,或利用媒体采访之机会为自已辩驳,让真理越辩越明。至于批评是否恰如其分,原则上就是要让选民以选票公评。除非发言具有真正恶意,否则竞选期间关于候选人私德品行的言论批判,即使尖酸刻薄,都不应该动手刑法相绳。

公众人物V.S小老百姓

公众人物和小老百姓在面对他人的评论时,有一个很重大的区别:公众人物在面对虚假的指责或是恶意的评论时,拥有较多的社会资源,可以利用新闻媒体反驳以正视听;然而,私人就没有这样的资源。因此,法院认为在操作真正恶意原则或是合理评论原则时,应该要因为评论的对象为公众人物或是小老百姓,而有不同的标准。

合理评论原则有不同的标准

言论自由的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对于时事针砭,促进讨论,以带动社会的进步。尤其对于公共事务、以及公众人物的监督与讨论,更是重要。因此,公众人物,理应对于他人的批评和评价有更多的忍受度,以免掌握权力的人透过处罚他人的发言,来维持自已的形象,达到形同文字狱的效果。

如前一章所提到,真正恶意原则或是合理评论原则的操作,会因为发言者评论的对为公众人物或是小百姓,而有不同的标准。

人或事的标准真正恶意案例二

在另外一则涉及婚外情的案件中,小三因为不满男方要回到妻子的身边而跟其分手,因此在微博上刊登诋毁男方的文字供男方妻子阅览「捡回的垃圾,你感觉幸福吗?一次偷…二次偷…一生都在偷,得到原谅后……又在为下一次寻找目标,惯窃只要跪地求饶一切就又雨过天晴了!可悲的是一辈子都在擦拭背叛的眼泪」、「在外偷吃风流可都不戴套的,你可要自求多福了。」

法院也认为,被告和其发表指涉的对象都非公众人物,而且文字内容属于私德,与公益无关,因此构成诽谤。

人或事的标准真正恶意案例一

在一则案例中,被告散布餐厅老板遭伊朗通缉、规避债务等言论,法院认为该餐厅,虽然在社会上有声望,但餐厅老板本身仍单纯私人身分。而被告所发表的言论,与该餐厅品质、卫生等事务无关,也与餐厅经营者的身分、工作无关,因此不论是依据人或事的标准,都不能被认为是可受公评之事,因此构成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