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

蒐集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区分公务机关以及非公务机关,分别规定在法律上。

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分别是:

(1)法律明文规定;

(2)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危险;

(4)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7)经当事人同意。

而非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只有将为维护国家安全(仍保留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的事由删除。

除了经当事人同意这款事由外,其他的事由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一望即知是否符合规定。

因此,若要在蒐集个人资料的目的范围外,使用他人的个人资料,最保险的作法,还是只有经过当事人同意一途。

一般性资讯于蒐集目的范围内使用

如果是一般性资讯(即非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在特定条件下,原则上都可以合法使用。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目的具有正当合理关联。

另外,在个人资料保护法中规定,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利用……应于执行法定职务必要范围内为之,并与蒐集之特定目的相符。也规定,非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利用……应于蒐集特定目的必要范内为之。这两个的意思是,要使用个人资料,必须要在蒐集此资料的目的范内使用;若超出使用范围就是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而法院认为所谓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其内涵就是比例原则。

 

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三种态样

个人资料保护法并非是限制个人资料完全不能使用,而只是要求个人资料被合理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把使用个人资料的情形,区分为蒐集、处理或利用三种态样:

一、蒐集:是指以任何方式取得个人资料;

二、处理:是指为了建立或利用个人资料档案所为资料之记录、输入、储存、编辑、更正、复制、检索、删除、链接或内部传送。

三、利用:是指将蒐集之个人资料为处理以外之使用。

因此,就算被认定为个人资料依照个人资料保护法,在特定条件下,也可以使用个人资料。

一般人在网络上最常遇到,将他人的姓名、电话、住址公布在网络上的情形,就是属于利用。因此,先跟大家谈,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够合法利用他人的个人资料。

公布行政文书

至于其他行政文书,经公布上网如果含有对方的姓名、地址,法院也会倾向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如在一场交通事故中,被告将载有对方姓名、手机号码及车牌号码等个人资料的交通事故当事人登记联单刊登在微博,使对方的个人资料遭泄,亦被认定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这边己将日常生活中容易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的情形做了一上的说明。至于如何才能够合法使用个人资料,网站中会在一一做介绍。

公布答辩状

如果判决书和对方写的起诉状不能公布,那在诉讼中自已写的答辩状可以吗?

在一则房屋买卖纠纷中,被告被起诉请求返还价金。被告心生不满,将记载买主姓名、住址等个人资料,及「四位承购者说是两位合体另一位叫OOO,款项迟迟不入还装傻不知道,故本人认为OOO等二人故意歉骗之嫌。且本人官司缠讼关他何事,本人从未以价钱为由不卖是因为对方惯用歉骗行为要求先行过户才要支付款项并扬言要检举。」等文字之该民事事件答辩书,列印二份张贴在多数人得以共闻共见的社区大厅。

法院认为此民事诉讼答辩状,与公共利益并无关系,被告将对方姓名、住址以任意公开张贴民事答辩书的方式揭露,将导致对方的个人资料暴露在难以控制、想像风险中,因此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公布司法文书

法院对于判决书能否公开,民事法院和刑事法院的判决结果略有不同,但核心仍在于公布判决书是否是在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使用。

在一则刑事判决中,被告将A男与其配偶有关的妨碍家庭民事判决书,案号栏及当事人栏上诉人与诉讼代理人姓名、住址涂去后,未隐蔽被上诉人(即A男)、诉讼代理人的姓名、住址,并复印多份后,将判决放置在公共场合、活动中心广场以及随机置放在邻居住处邮箱内。透过此方式非法利用被他方的姓名、地址等个人资料。

法院认为,依据个人资料保护法,个人资火枓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的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的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但被告公布的判决内容,有关妨害家庭罪诉讼,与A男邻居、住处附近公共场合、活动中心等不特定人及公共利益均无关。

被告如果要向A男的邻居澄清判决结果,可以选择相同有效手段中侵害较小的手段,例如:隐蔽A男个人资料。但被告舍此不为,已经逾越利用此个人资料的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再者,民事判决书上的个人资料,是为了向法院声请民事执行或行使诉讼上权利使用,但被告未隐蔽判决上所载A男地址等个人资料即迳自复印后发送,已经逾越此份资料可以使用的目的,违法个人资料保护法。

个人资料保护法正当合理关联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之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

一、个人资料保护法,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之个人资料,不得蒐集、处理或利用。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1. 法律明文规定。
  2. 公务机关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3. 当事人自行公开或其他已合法公开之个人资料。
  4.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医疗、卫生或犯罪预防之目的,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别特定之当事人。
  5. 为协助公务机关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6. 经当事人书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或其他法律另有限制不得仅依当事人书面同意蒐集、处理或利用,或其同意违反其意愿者,不在此限。

二、依前项规定蒐集、处理或利用个人资料之书面同意规定。

三、非公务机关对毎㕥资料之利用,除前项规定资料外,应于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为之。但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

  1. 法律明文规定。
  2. 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 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之危险。
  4. 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 经当事人同意。
  7. 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四、非公务机关依前项规定利用个人资料行销者,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时,应即停止利用其个人资料行销。

五、非公务机关于首次行销时,应提供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之方式,并支付所需费用。

个人资料保护法个人资料的判断与分类

判断标准:

1、直接识别性是指资料必须要可以直接与个人连结。只有姓名、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等资料具有直接特定个人识别性。

2、识别重要性,是指资料本身能不能间接识别出资料有者的程度。如果该资料经过比对、连结、勾稽,可以达到直接识别出资料的拥有者,此份资料就具有个人资料保护的价值和意义。

分类:

1、一般性个资:非敏感性个资,但符合上述两个判断标准的个人资料。

2、敏感性个资:敏感性资料,包括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

敏感性个人资料案例(二)

一样是在公寓大厦纠纷,被告在多数住户及不特定访客得以共见共闻的大厦公共电梯内及各楼层楼梯口,张贴有关另一名住户的资讯,写道:「OOO有暴力倾向,法院判刑拘役三十天,不得再卡诉」、「3F住户OOO伤害罪判刑拘役三十天,不得再卡诉,有暴力倾向人资料」等内容包括该住户姓名、犯罪前科等个人资料。

法院认为,纸条上所载的姓名及犯罪前科,可以识别出特定人,被告违法散布个人资料,因此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敏感性个人资料案例(一)

在一则公寓大厦纠纷中,被告困与另一名住户有诉讼纠纷,取得该住户的学历和病历资料。

因此,制作指涉该住户小学肄业谎骗大学毕业、患焦虑症、忧虑症等涉及教育与病历的个人资料,投递在社区内每个任户的信箱。法院认为虽然被告是在民、刑事诉讼中,依诉讼法相关规定到庭应讯、声请阅卷等方式合法取得这些资料。

但最得这些资料的目的不是要他可以散布于众,因此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