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

蒐集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区分公务机关以及非公务机关,分别规定在法律上。

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分别是:

(1)法律明文规定;

(2)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危险;

(4)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7)经当事人同意。

而非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只有将为维护国家安全(仍保留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的事由删除。

除了经当事人同意这款事由外,其他的事由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一望即知是否符合规定。

因此,若要在蒐集个人资料的目的范围外,使用他人的个人资料,最保险的作法,还是只有经过当事人同意一途。

公布司法文书

法院对于判决书能否公开,民事法院和刑事法院的判决结果略有不同,但核心仍在于公布判决书是否是在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使用。

在一则刑事判决中,被告将A男与其配偶有关的妨碍家庭民事判决书,案号栏及当事人栏上诉人与诉讼代理人姓名、住址涂去后,未隐蔽被上诉人(即A男)、诉讼代理人的姓名、住址,并复印多份后,将判决放置在公共场合、活动中心广场以及随机置放在邻居住处邮箱内。透过此方式非法利用被他方的姓名、地址等个人资料。

法院认为,依据个人资料保护法,个人资火枓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的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的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但被告公布的判决内容,有关妨害家庭罪诉讼,与A男邻居、住处附近公共场合、活动中心等不特定人及公共利益均无关。

被告如果要向A男的邻居澄清判决结果,可以选择相同有效手段中侵害较小的手段,例如:隐蔽A男个人资料。但被告舍此不为,已经逾越利用此个人资料的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再者,民事判决书上的个人资料,是为了向法院声请民事执行或行使诉讼上权利使用,但被告未隐蔽判决上所载A男地址等个人资料即迳自复印后发送,已经逾越此份资料可以使用的目的,违法个人资料保护法。

个人资料保护法正当合理关联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之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

一、个人资料保护法,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之个人资料,不得蒐集、处理或利用。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1. 法律明文规定。
  2. 公务机关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3. 当事人自行公开或其他已合法公开之个人资料。
  4.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医疗、卫生或犯罪预防之目的,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别特定之当事人。
  5. 为协助公务机关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6. 经当事人书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或其他法律另有限制不得仅依当事人书面同意蒐集、处理或利用,或其同意违反其意愿者,不在此限。

二、依前项规定蒐集、处理或利用个人资料之书面同意规定。

三、非公务机关对毎㕥资料之利用,除前项规定资料外,应于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为之。但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

  1. 法律明文规定。
  2. 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 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之危险。
  4. 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 经当事人同意。
  7. 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四、非公务机关依前项规定利用个人资料行销者,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时,应即停止利用其个人资料行销。

五、非公务机关于首次行销时,应提供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之方式,并支付所需费用。

如何查证真实与否

若在涉及真实与否的事件中,要如何查证,才能符合合理查证义务?

在一则案例中,网友因为不满市议员违规停车,在网络上发表某官员海线的养点钟的言论;但该官员表示当时并非是他违规停车,因此该网友被控告诽谤。

法院调查后,认为被告当时与违规停车者发生纠纷,有拍下违规停车的公务车车牌。加上有听到现场的人提到官员的车,而当时有其它官员在场,因此就上政府官方网页,把所有官员都调出来,查看与哪一个官员最像,最后才认为是这名官员「海线的养点钟」违规停车。

虽然,发言者的发言会让他人认定海线的养点钟就是违规停车的官员,造成他在社会上名誉、评价产生一定程度的损害。但发言者所述的内容与公共利益有关,且是以他亲身经历过程所得的资讯,依其社会生活经验判断停车者为该官员。于查询政府官方网页观看照片后,才误认停车者。其并非全然未经查证。虽然他在未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发表上网公开文章,但已经有相当理由确认自已的发言是真实的,因不能认定其构成诽谤。

真正恶意的人与事标准

真正恶意原则与公共利益有关的事项,其实可细部由人及事此二观点为评断。

凡从事与公共相关事务的人,如果其言行将影响所执行公共事务的廉正性、纯洁性、信赖性者,则就该言行所为的指摘、传述,自然与公共利益有关;至于,若非从事与公共事务有关事务的人,纵然其知名度高,其言行仍仅属私德而与公共利益无关。此两个判断准则,统称为人的判断标准。

至于事之判断标准,是指无论何人,只要是他从事的事务与公共事务有直接关系,亦当然与公共利益有关;但若是从事与公共事务有关事务的人,其言行不致影响所执行公共事务的廉正性、纯洁性、信赖性者,也不能认为与公共利益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