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按赞会有罪吗

至于刑事法院,目前针对微博上按赞是否构成诽谤或公然侮辱,还没表示见解。但在一件案件中,被告A、B与告诉人为同事关系,因为被告违反公司内规,与告诉人产生嫌隙,因此被告A在网络上发表侮辱告诉人的文字,而被告B并在「文章名称:『谁能告诉我,翁副理【即告诉人】肚子里的种,是谁下的?』」、「文章名称:『翁副理~只是怀孕~用不著射进柜台角落~越来越好奇孩子的父亲是哪位』」上按赞,皆被告诉人提出告诉。

本案最后双方进行调解,告诉人撤告。然而,如果参考民事法院的判决,认为按赞功能,只是使用表示已阅读或认同,并没有散布资讯于众的意思,则本案继续审理,也不一定会成罪。因此,若各位未来发生类似的事件,也无庸太过惊恐。

在微博上分享会有罪吗?

一名绰号扁嫂的女子因为不满告诉人欠钱不还,在微博上发文表示:「靠女人赚钱吃穿的男人真的很丢脸!想吃什么好料?吃屎比较快饱!」并在文章留言处标示文章所指的对像就是告诉人。而另一名被告A看到这篇文章后,以分享的方式张贴此文章到其微博个人涂鸦墙上,并加注「扁嫂真的生气了」等文字,并在底下留言「欲知详细自行连结!希望个人私事!别破了社团形象!」告诉人认为发文者和分享者共同对其公然侮辱和诽谤,因此提出告诉。

然而,法院认为,从被告A的涂鸦墙上虽然分享了此篇文章,但并未连同该文章下的留言一并分享至自已微博个人网页涂鸦墙上,因此一般人只知道被告A所分享文章、注解及留言内容,并不能知道扁嫂骂的人是谁。

再加上被告A只是加注「扁嫂真的生气了」等文字,并在底下留言「欲知详细自行连结!希望个人私事!别破了社团形象!」;这些注解及留言均无任何具体指摘或抽象谩骂告诉人的用语。

虽然被告曾在扁嫂自已微博张贴上开文章后,于该文章下留言「扁嫂教授很忙,你可以找李XX大哥帮你!李大哥人很好」等文字。但该留言并无任何附和、赞同扁嫂文章的意涵,反而建议他可找他人帮忙协助解决与告诉人之间的纷争,并无诽谤、公然侮辱的意思。

然而,民事法院,对于分享微博一事,似乎就没有那么宽容。

言论自由与名誉权

刑法第310条明确规定,只要是意图向大众散布足以损害他人名誉的事,不管是口头、文字或图画等方式散布,都可能会构成诽谤罪。诽谤罪的存在目的,是为了避免人民滥用言论自由,而侵害人民的名誉权。

而名誉,是指个人人格在社会生活上所受到的尊重。其内容包括,社会客观上对于个人的肯定与尊崇及个人主观上的荣誉感。发言者,所指摘或传述事项,是否具有毁损他人名誉危险,必须要就被害人个人条件、以及被指摘或传述内容,客观判断:

一、若行为人所指摘或传述具体事实,足以使被指述人受到社会一般人员面评价判断;

二、或足以使人对被指述人的人格产生怀疑;

三、或有对被指述人造成人格声誉毁损的可能或危险。都可能会构成诽谤。

举例而言,法院就认为:「自诉人或告诉人非法控制南部地区公共工程招标事宜、收取环保业者的贿赂、包疪不法业者」、「政府公务人员不法收贿接受关说。」等言论,在一般社会通念客观上将使一般民众产生被指述人有垄断政府工程标案、干涉市政、收取不法贿赂、为不法业者关说的印象,而贬抑这些人的道德,并给予这些人负面的评价。依据一般社会常情,已经属于贬损被指述人在社会上对其个人的评价,属于侵害名誉的言论。

至于,诽谤罪和公然侮辱本质上的不同在于侮辱无所谓事实真伪,但诽谤有事实真伪。诽谤必须要基于一定的事实基础,去散布资讯或是评论一定的事实才可能构成。

举例而言,如果一个男子,当众对者一名妇女辱骂她是妓女,他的本意是想讲:「他从事妓女这个工作。」但事实上,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妓女,这时就可能构成诽谤;但如果他发言的本意,就只是想透过抽象谩骂的方式羞辱这个女子表示:「她就是跟妓女一样。」这时就可能会构成公然侮辱。

虽然诽谤罪的本质一定伴随著事实,但法院又将诽谤罪区分为事实陈述及意见表达两种类型而有不同的判断标准。

陈述事实与发表意见不同,陈术事实有证明真实与否的问题;但发表意见则是基于特定事实的主观价值判断,无所谓真实与否。无论是哪种类型,只要所陈述的言论会贬损社会对他人的道德、人格评价等等,就会构成对于名誉权的侵害。

刑法中的诽谤罪

在刑法中诽谤罪如何成立

第一项:意图散布于众,而指摘或传述足以毁损他人名誉之事者,为诽谤罪,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罚金。

第二项:散布文字、图画犯前项之罪者,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罚金。

第三项:对于所诽谤之事,能证明其为真实者,不罚。但涉于私德而与公共利益无关者,不在此限。

在群体社会中,人们的所作所为免不了会受到他人的评价与转述。有时这些评价或转述的内容是真实的,但也有很多时候是无中生有。若这些流言蜚语是好事,不予理会也还相安无事;但若有坏事、三人成虎,以讹传讹,最后可能就会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尤其在网络时代下更是如此。在公然侮辱中,处理到的是毫无事实基础的情绪谩骂言论(公然侮辱),而诽访罪是针对具体事实对他人进行指责、评论,进而损害到他人名誉的诽谤言论。

在坐的各位都是垃圾是侮辱还是评论

在贬抑人格型的侮辱言论中,有很多时候都会根据其他事实一并说出,而不只是单纯的辱骂。如「你是神经病」、「你说话颠三倒四,就像神经病一样」,因为发言的情境脉络不同,所产生的效果就不相同。前者可能是对他人格否定的辱骂,后者则有可能只是评论,不当然会贬低他人的人格。

然而,言论中事实陈述与意见表达在概念上本属流动,有时难期其泾渭分明。故若意见是以某项事实为基础或发言过程中夹叙夹议,将事实叙述与评论混为一谈时,就应该考虑事实的真伪而不能不管事实的真实与否,直接以粗俗不堪的言论认定发言者构成公然侮辱。

因此,法院认为就言论是否是对他人侮辱,必须要参酌行为人发言的动机、目的、智识程度、惯用的语言、当时所受的刺激、所用的用语、语气、内容及连接的前后文句,统一判断,而不能以只言片语断章取义。而且不能以听者的主观感受作为判断的标准,必须判断是否会影响社会对听者的客观评价。依据上面的判断标准,法院曾认为发言者针对听者多次提起告诉,又撤回告诉的行为,给予这个人就是一个神经病的评价,并不是公然侮辱。

在另外一个的案件中,被告在包包里发现一张纸条,一时好奇,并透过纸条上的指示和对方联络、交谈,对方发劈头就问「你住哪一区」、「你生日那时?」、并说「你们女生脑子结构真的有问题排斥就觉得怪怪的莫名其妙」等等。被告因此在网络社群中以「在上海遇到神经病」为题发文,提醒其他人要小心。法院认为,让贴文仅有被告情绪抒发及对本事件的感想,至于告诉人留纸条行为和邮件往返经过,阅听者心里自有评断标准,并不会因被告使用的言论,使用告诉人受到社会负面的评价,因此不能认为被告张贴文章的文字使用告诉人的名誉受到贬损。至于被告的用字遣词虽有不当,也只是其个人修养的道德层次要受到非难,不能认为主观上有公然侮辱的不法犯意。

最后,公然侮辱的对象必须是「人」,若是对他人的文章内容,用不雅的文字进行批判,法院则认为只是一种评论,而不是侮辱。

 

情绪发泄和侮辱的差异

在骂人的公然侮辱案件中,对许多人而言并不会觉得是一种贬低他人人格的词汇,反而会认为只是语言文化中的口头襌或是一种抒发情绪的发语词。但是多数法院却不这么认为。

法院认为,就算语言文化或口头禅中,有骂人一词,社会大众仍然认为此种冋语是粗鄙的言语,不能认为任何人口出此言都可以作为草根性的代表,而达到免责的目的。尤其是在对女性表达时,更能显示出侮辱的意涵。

虽然如此,还是有法院认为,纵然有些言论粗俗不堪,但有可能只是一般人在情急下为了壮声势所为,不能认为是公然侮辱。因为法律并没有要求人民须具有一定的人文修养,只是不希望人民透过言论的方式来贬低他人的人格。

因此,在一个案件中法院仔细分析「操你娘,你敢打我女儿」与「你娘,你敢打我女儿」这两个句子的差异,认为前者确实有侮辱他人之情形;但后者,你娘只是发言者在情急下想要用粗俗不堪的词汇来壮大自已气势,达到压制对方目的的发语词,不构成公然侮辱。

此外,如骂人「操」一字,有法院实务判决认为乃生活中经常脱口而出的反射性对人或对事发泄负面情绪用语,主观上仍未必有侮辱他人的意思。如果仅是对他人的作为、言语一时激愤之宣泄,仍不构成侮辱。

在私下网络空间侮辱算公然吗?

除了侮辱外,要成立刑法,还需要有公然的要件。只要侮辱他人的言论,可以使得不特定人或多数人共同听到或是看到,就会构成公然;至于被辱骂的人是否在现场听闻,并不重要。因此就算辱骂的当下,受害人不在现场,透过他人转述,也可能构成公然侮辱。

而要有几个人在场才算是多数人?一般而言,现行法院实务多数认为,加上发言者、听者外,现场尚有一个第三人,就算是公然。但实际上是否已经达于公然程度,还是要看谈话时的状况而定。举例而言,就有法院认为若在办公室内,除了发言人和听者外,只有其他两个在场,此时还不能算是公然。

除此之外,若发言者并没有打算要和公众散布侮辱言论的打算,也不会构成公然。如两个人在电话中吵架,互骂对方三字经,此时不算是公然的言论。就算通话的一方用扩音设备让多数人听闻,但发言者实际上并没有让通话公开的意思,此时也不会构成公然侮辱。

若以电子邮件、微博私讯或百度贴吧私讯传送侮辱的文字给收信人,因为该文字内容不足使不特定人或多数人可以共见共闻,也不会构成公然侮辱罪。

有问题的是,如果是在自已的微博专页上,公布侮辱他人的资讯,只有自已的好友看得到,被辱骂的人根本就不会看到这则讯息,这种时候还算不算公然侮辱?法院曾表示,被告在自已的微博上发表侮辱他人的言论,将使得发言人好友群,都可以自由阅览贴文,所以文章实际上是处于特定多数人可共见共闻的状态,仍然符合公然之要件。

从上可见,法院认定公然的标准是相当宽松的。然而,每个人都应该要有可以放松心情,并和亲密关系的人分享自已想法,而不被国家干扰的空间。因此,如果发言者只和自已有亲密关的人,分享对于可能涉及侮辱的言论,且展现出不想要公开此言论的意图(如:设定微博或博客文章的阅览权限,仅让特定少数人阅读。)此时实在是不应该认定仍构成公然,否则将会过度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不过,这种看法目前还没有实际的法院案例佐证,因此各位还是需小心谨慎!

公然侮辱的抗辩事由

承《网络上谩骂,涉及公然侮辱罪》一文中提及,看到留言后,心头一,赶紧私讯好友。「喂喂,你这样留言也太凶残了吧!不怕被告喔!」

「哈哈,是在你的新浪微博留言,那个机车行老板又看不到。」

「这么说也是!但还是小心为妙啊!」虽然知道好友是一个冲动的人,但心里还是默默的为他担忧。

好友也顺道说,「说到这个,那个电机系的系学会会长,那天在板上战输后,在微博上骂我,还标记我,真的是脑残无上限。」同时也传了一份萤幕截图下来。

日常生活中许许多多常见的词汇,如:你是垃圾、你是猪、你是神经病、你是贱人、不要脸的脏东西,在法院的眼里都会构成公然侮辱的言论。也因为太容易入罪,公然侮辱罪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对言论自由的戕害,且浪费许多司法资源。

尽管公然侮辱很容易构成,但法律上还设有一些要件,来限制公然侮辱罪的成立。

 

公然侮辱的刑度

若不㥀触犯公然侮辱罪,依刑法修例将可能处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罚金。若是泼粪、泼水这种具有强制力的方式侮辱他人,则刑度会提高到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罚金也会提高到五百元以下。

然而,因为在网络上,较难想像能够透过强制力来进行侮辱,因此最多只会处以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罚金。

至于如何可以避免网络上的发言触犯公然侮辱罪,法律知识免费问与答网将会在网站中一一教学。

用模棱两可的方式侮辱有刑责吗

除了用国骂、诅咒、贬低人格外,很多时候要判断文字的内涵,是否具有侮辱性质并不容易。可能会因为不同的法官,而有不同的认定标准。因此,在诉讼上,常见的答辩之一,就是主张所使用的文字并没有侮辱的性质。

在一件真实案例中,被告在游戏论坛上,公然指称告诉人为陈龟咩,告诉人认为这已经贬低他的人格,侵害他的名誉,因此向检察官提出公然侮辱告诉。但一审法官认为龟字有时亦有吉祥长寿的意思,因此并没有负面评价;而二审法官则认为,基于维护言论自由避免人们怕被告而不敢自由发言,产生寒蝉效应,不利公共事务讨论,因此不能只凭告诉人主观上认为龟字隐含乌龟王八蛋的讥讽意思,就认为被告有贬抑告诉人社会地位或身分的意思,故本案不构成公然侮辱。

在模棱两可,还看不出法院会倾向认定有罪或无罪标准的情况下,发言者是否要采取这样的发言,就要自行斟酌潜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