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布起诉状

在一则交通纠纷中,被告因违规越过双黄线回转及回转车辆未让直行车先行,导致与摩托车发生擦撞,致摩托车骑士受伤,因而被告过失伤害确定,后来也在民事法院被判决赔偿摩托车骑士八万馀元。

被告因而心生不满,在微博上刊登:「现在最好赚的工作应该是制造小车祸吧!记得要弄点小伤喔,这样工资才会赚更多」等文字,且张贴所翻拍未隐蔽摩托车骑士姓名、住址等个人资料的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缮本部分内容的照片,供不特定人浏览。

被告虽然主张,张贴判决书是为了跟朋友讨论。但法院认为,个人资料的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的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的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的目的具有正当合理关联。

被告拍摄起诉状缮本及判决首页,未遮隐相关人物的个人资料,又未关掉分享功能,则所为非属相同有手段中侵害较小的手段。因此被告所为已超过利用此份个人资料的特定目的必要范围。

合理适当评论案例一

举例,在一则案例中,被告因摩托车送至摩托车行修理,老板未依一般程序向被告报价,又未经被告同意就将车辆交给他人修理。且在未亲自修理该车辆、不知悉该车实际上究竟更换何零件的情况下,又向被告收取高出其实际支的修车费用,藉此赚取价差。被告因而在微博上发表言论,称摩托车行是这辈子千万别去的黑店、奸商、劣质厂商。法院认为,此皆是依据其亲身经历的事实所为的评论。而且发言的内容与消费者权益的公共利益有关,因此不能认为构成诽谤罪。

如果证明所言为真就不罚

但若发言者讲的话与实情相符,成功的揭开伪君子的面纱,让他变成真小人,此时依刑法规定无庸处罚。因为,法律是保障人民的名誉不受侵害,但并不是保障人民有欺世盗名的权利。此是在言论自由和名誉权间权衡机制。

然而,通常人们在叙述一件事情时,会有重点、有细节,如果要陈述的事实百分之百相同,才可以免责,这实在是不切实际。法院也注意到这个问题,认为只要重要的点(足以侵害名誉的部分)与事实相同,就算细节不同也可以免费。

誉例而言,在一则行车纠纷中,被告听闻其女性友人的妹妹转述,知道他友人骑摩托车与汽车发生交通事故。被告基于正义感,把事故的经过晒在网络上,指出:「从停车格倒车出来都不用看后面有没有车吗?跟摩托车擦撞还把责任推得乾乾净净,叫摩托车赔钱!都不管骑摩托车的女生受伤严不严重,凶巴巴的要他拿钱出来,女生当下还骑车去领钱,你是不是人啊!」之文章,被该事故汽车驾驶人控告诽谤。

在这段文字中「女生当下还骑车去领钱」这段话与事实不符。实情是汽车驾驶人载被告的女性友人去领钱,并去车厂估价赔偿。法院认为,整段文字中,除了「女生当下还骑车去领钱」稍与事实不符外,其馀均与客观事实相符。这段文字,所讨论的重点是告诉人车祸处理的态度,「女生当下还骑车去领钱」文字并不是全文重点。况且如果被告把文字从「女生当下还骑车去领钱」改成「男方开车载女方去领钱」,读者则有可能认为该男方的行为反而更可能危害女方安全。因此,不能因为这段文字与事十有出入,就构成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