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

蒐集个人资料目的范围外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区分公务机关以及非公务机关,分别规定在法律上。

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分别是:

(1)法律明文规定;

(2)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危险;

(4)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7)经当事人同意。

而非公务机关如果要在蒐集该资料目的的范围外,利用个人资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只有将为维护国家安全(仍保留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的事由删除。

除了经当事人同意这款事由外,其他的事由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一望即知是否符合规定。

因此,若要在蒐集个人资料的目的范围外,使用他人的个人资料,最保险的作法,还是只有经过当事人同意一途。

敏感性个人资料原则上不得使用,例外应于蒐集目的范围内利用

至于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等个人资料,原则上都不能自由蒐集、处理或利用,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的情形才可以,分别是:

1、法律明文规定。

2、公务机关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3、当事人自行公开或其他己合法公开之个人资料。

4、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医疗、卫生或犯罪预防之目的,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5、为协助公务机日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6、经当事人书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或其它法律另有限制不得仅依当事人书面同意蒐集、处理或利用,或其同意违反意愿者,不在此限。

举例而言,个人前科资料属于敏感性个人资料;但如果是因为资料利用人,于他案件中依法到庭应讯、聆判、收受判决、查悉判决己否确定等,因而蒐集到当事人的犯罪前科个人资料,就没有违背个人资料保护法。

不过法院认为,就算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而合法取得这些资讯,如果要利用这些资料,也必须要符合,在蒐集此资料的目的范围内使用。若超出使用范围,就必需要符合同法中的例外规定,否则就是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个人资料保护法正当合理关联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之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

一、个人资料保护法,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之个人资料,不得蒐集、处理或利用。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1. 法律明文规定。
  2. 公务机关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3. 当事人自行公开或其他已合法公开之个人资料。
  4.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医疗、卫生或犯罪预防之目的,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别特定之当事人。
  5. 为协助公务机关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6. 经当事人书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或其他法律另有限制不得仅依当事人书面同意蒐集、处理或利用,或其同意违反其意愿者,不在此限。

二、依前项规定蒐集、处理或利用个人资料之书面同意规定。

三、非公务机关对毎㕥资料之利用,除前项规定资料外,应于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为之。但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

  1. 法律明文规定。
  2. 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 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之危险。
  4. 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 经当事人同意。
  7. 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四、非公务机关依前项规定利用个人资料行销者,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时,应即停止利用其个人资料行销。

五、非公务机关于首次行销时,应提供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之方式,并支付所需费用。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与识别重要性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与识别重要性,法院认为,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个人资料,必须配合此法律的规范目的,限缩适用的范围(目的性限缩解释)。除了国民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具有直接识别性外,其他资料必须建立在藉由复数资料群比对而能特定个人、进而导致有个人隐私权遭侵害的危险时,才属于个人资料保护法所要保护的范围。

无故是什么?

所谓无故是指欠缺法律上正当理由。于情侣或夫妻的性爱过程中,为了自已的私欲,未经对方同意偷录或偷拍或是裸照,当然会被认为是有正当理由。但如果是丈夫或妻子为了蒐证调查另一半是否出轨,自行或请徵信社在家中装设监视器、窃听器,这样算不算有正当理由?

针对这个问题,法院认为,夫妻双方虽然有互负忠贞,保障婚姻纯洁的道德上或法律上义务,以维持夫妻间幸福圆满生活。但并不是说只要是配偶,就要被迫接受他方全盘监控自已生活及社会人际关系互动。因此,不得藉口怀疑或有调查配偶外遇的必要性,就恣意窥视、窃听他方或是他们周遭相关人士的非公开活动、言论、谈话或身体隐私部位。

判断言论的原则

一个人所陈述的事实和根据此事实所发表的评论都可以受到真正恶意原则和合理评论原则的保护。但依据现法律和法院实务的判断,这是限于和公共事务相关的情况才可以免责。因此,刑法前段虽规定对于所诽谤之事,能证明其为真实者,不罚。后面又附带的提到但涉于私德而与公益利益无关者,不在此限。而刑法也规定,是要对于可受公评之事,所为的适当评论才不罚。

因此,在判断言论是否该罚时,必须要确认这些发言是涉及公共利益还是只是个人私德。

法院什么时候,会认为构成有相当理由确信为真实

具体个案操作上,在一则涉及公司内部员工挪用公款的诽谤案件中,公司发言人摊开公司二十年来的资料,向记者表示公司总经理挪用公司资产,公司并与该总经理有进行诉讼。法院认为,是否有挪用资产,尚待犯罪侦查机关以公权力厘清、确认,该发言人只是依据公司内部查证结果发言,且有相关书面资料佐证,因此并非真正恶意。

另外,还有一则判决被告在网络上刊登「寻找儿子-OOO」之寻人启事,其言论内容为:「父亲寻找离家多年的儿子……一个想念儿子的爸爸同意我拍照上传,儿子听说是念法律的,三十多岁,一直在北京,六年前看老爸一次后就没再联络了,老爸又气又想儿子,可是又一直无法表达……。」的文章,遭该儿子控告诽谤。法院则认为,发言者是亲自见闻该名父亲的肢体语言表达,有相当理由确信告诉人于六年前探视父亲后,即未再前往探视一事为真实。其主观上已经确信上开事实,而非仅凭一已之见迳予杜撰、揣测、夸大,或以情绪化的谩骂字眼,而为不实陈述。网友于阅览被告文章后,基于个人理解能力及认知,解读被告上开文章内容后所加上「父亲寻找离家多年的儿子」等文字或给予评价、回应或谩骂,是各该网友的个人行为,与被告无关。故被告不构成诽谤。

有相当理由相信所言为真就不罚

真正恶意原则是指发表言论者,只有在发表言论时明知所言非真实,或因重大过失或轻率而未探究所言是否为真实,才需要因为其所发表的不实言论受法律制裁。换句话说,就是指发言者虽然不能证明言论内容为真实,但如果依其所提证据资料,认为发言者有相当理由确信其为真实者时就可以免受诽谤罪的处罚。

因此若没有相当理由确信所述的内容为真实,仅凭一已之见迳予杜撰、揣测、夸大,甚或以情绪化的谩骂字眼,在公共场域为不实的陈述,达于诽访他人名誉的程度;或是,明明有机会知道自已散布的资讯可能是不实资讯,却又执意传播、回避真相都算是有重大过失或轻率。

因此,诽谤罪的成立要件并不是客观真实原则,而是以发言者对事实合理确信为核心的主观真实。只要发言者能证明自已当时确实因为合种因素或证据资料,相信其所散布的事实为真即可,不需证明发言内容绝对真实。

如落实在诉讼程序上,就是主张名誉受到不实内容言论侵害的人,必须要能够证明发表言论者在发表言论时,明知所言非真实或过于轻率疏忽而未探究所言是否为真实(证明发言者有真正恶意),则此种不实言论才要受法律制裁。

公然侮辱的抗辩事由

承《网络上谩骂,涉及公然侮辱罪》一文中提及,看到留言后,心头一,赶紧私讯好友。「喂喂,你这样留言也太凶残了吧!不怕被告喔!」

「哈哈,是在你的新浪微博留言,那个机车行老板又看不到。」

「这么说也是!但还是小心为妙啊!」虽然知道好友是一个冲动的人,但心里还是默默的为他担忧。

好友也顺道说,「说到这个,那个电机系的系学会会长,那天在板上战输后,在微博上骂我,还标记我,真的是脑残无上限。」同时也传了一份萤幕截图下来。

日常生活中许许多多常见的词汇,如:你是垃圾、你是猪、你是神经病、你是贱人、不要脸的脏东西,在法院的眼里都会构成公然侮辱的言论。也因为太容易入罪,公然侮辱罪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对言论自由的戕害,且浪费许多司法资源。

尽管公然侮辱很容易构成,但法律上还设有一些要件,来限制公然侮辱罪的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