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性资讯蒐集的比例原则

一般性资讯蒐集的比例原则操作下,使用个人资料时,必须同时审视使用个人资料的情形,是否符合合适性原则、必要性原则及狭义比例原则。

1、合适性原则:指资料利用人使用个人资料的方法,可以达成当初取得让资料的目的;

2、必要性原则:指必须要在所有可能达成目的方法中,选择对当事人(即个人资料之本人)最少侵害的手段;

3、狭义比例原则:指资料利用人所欲完成的目的及使用手段,不能与因此造成当事人的手害或负担不成比例。

举例而言,民事判决书上的个人资料,是为了向法院声请民事执行或行使诉讼上权利使用。但若资料利用人未隐蔽判决上所载相关人士姓名、地址等个人资料,即复印发送给各住户以及公众,就逾越此份资料可以使用的目的,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一般性资讯于蒐集目的范围内使用

如果是一般性资讯(即非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在特定条件下,原则上都可以合法使用。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目的具有正当合理关联。

另外,在个人资料保护法中规定,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利用……应于执行法定职务必要范围内为之,并与蒐集之特定目的相符。也规定,非公务机关对个人资料之利用……应于蒐集特定目的必要范内为之。这两个的意思是,要使用个人资料,必须要在蒐集此资料的目的范内使用;若超出使用范围就是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而法院认为所谓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其内涵就是比例原则。

 

公布司法文书案例分享

在另一则涉及散布支付命令和不起诉书侵害个资的民事案件中,法院认为,依据《法院组织法》法院应以公开裁判书为原则;因此,当事人收到的支付命令依法本应公开,其再将此应公开的裁定交付给其他人,并不具不法性,没有侵害支付命令上所记载之人的隐私权。

再者,当事人经过检察官认为不起诉的不起诉书,对于当事人而言是证明自已行为不具不法性的重要证据;因此当事人为了证明自已没有违法,回复自已的清白,有权利任意提供予第三人。否则只是空口否认自已没有犯罪行为,无法取信于他人。散布此等文件属于合理使用,也没有侵害文件上所载之人隐私权。

个人资料保护法典型案例(一)

举例而言,在一则感情纠纷中,男方不满其女方的前男友。因此在微博动态墙上,将其女友的前男友,车牌号码后四码、车款、颜色、活动区域、姓名、照片等资料,张贴在上微博上,并留言内容:「我觉得此人太畜牲,而且打死不承认拿女友钱买车,好可怜啊!叫他还钱又不敢回。」被法院认为违法散布个人资料,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应予处理罚。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与识别重要性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与识别重要性,法院认为,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个人资料,必须配合此法律的规范目的,限缩适用的范围(目的性限缩解释)。除了国民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具有直接识别性外,其他资料必须建立在藉由复数资料群比对而能特定个人、进而导致有个人隐私权遭侵害的危险时,才属于个人资料保护法所要保护的范围。

诽谤在法院里的基准

人生在世,难免会对于生活中所遇到的人、事、物进行批评。而善意的评论会促进被评论者改进,或是促使社会注意、关心特定议题;坏的或是恶意的评论,就可能构成诽谤。但两者的界限,并不是那么容易拿捏。面对这个困难,法院在个案上,一般是依据合理评论原则来处理。

要蒐集到多少证据才算是有相当理由确信为真实

发言者只要漫无边际讲出一个理由,认为基于这个理由,相信自已讲的话是真实的,就是正当化自已的发言。重点是这个理由必须要是法院所认为正当的。因此,在真正恶意原则的操作下,发言者要基于什么样的因素或证据资料,才相信其所散布的事实为真,就变皊相当重要。此涉及到发言者查证义务的高低。

最高法院曾对查证义务的高低表示过意见。其认为发言者对于所指摘或传述的事情,应尽何种程度的查证义务才能认其有相当理由确信其为真实,必须要斟酌发言者的动机、目及所发表言论之散布力、影响力而为观察。

如果只是属茶馀饭后闲谈聊天,就不能够课予较高的查证义务;反之,若利用记者会、出版品、网络传播等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情况下,因为其所利用的传播方式,散布力较为强大,依一般社会经验,其在发表言论前理应经过善意筛选,自然应负有较高的查证义务。因此,若为达到特定目的,而对于未经证实的传闻,故意回避合理的查证义务,直接以发送传单、举行记者会、出版书藉等方式加以传述或指摘贬低他人名誉的言论,依照一般社会生活经验观察,就能够认为其有恶意。

而微博就属于法院认为有无远弗届影响力,散布力量较为强大的传播工具。法院认为,依据一般社会通念在微博上发言前都应该要经过善意筛选,负有较高的查证义务,才能认为发表言论时没有恶意。

在坐的各位都是垃圾是侮辱还是评论

在贬抑人格型的侮辱言论中,有很多时候都会根据其他事实一并说出,而不只是单纯的辱骂。如「你是神经病」、「你说话颠三倒四,就像神经病一样」,因为发言的情境脉络不同,所产生的效果就不相同。前者可能是对他人格否定的辱骂,后者则有可能只是评论,不当然会贬低他人的人格。

然而,言论中事实陈述与意见表达在概念上本属流动,有时难期其泾渭分明。故若意见是以某项事实为基础或发言过程中夹叙夹议,将事实叙述与评论混为一谈时,就应该考虑事实的真伪而不能不管事实的真实与否,直接以粗俗不堪的言论认定发言者构成公然侮辱。

因此,法院认为就言论是否是对他人侮辱,必须要参酌行为人发言的动机、目的、智识程度、惯用的语言、当时所受的刺激、所用的用语、语气、内容及连接的前后文句,统一判断,而不能以只言片语断章取义。而且不能以听者的主观感受作为判断的标准,必须判断是否会影响社会对听者的客观评价。依据上面的判断标准,法院曾认为发言者针对听者多次提起告诉,又撤回告诉的行为,给予这个人就是一个神经病的评价,并不是公然侮辱。

在另外一个的案件中,被告在包包里发现一张纸条,一时好奇,并透过纸条上的指示和对方联络、交谈,对方发劈头就问「你住哪一区」、「你生日那时?」、并说「你们女生脑子结构真的有问题排斥就觉得怪怪的莫名其妙」等等。被告因此在网络社群中以「在上海遇到神经病」为题发文,提醒其他人要小心。法院认为,让贴文仅有被告情绪抒发及对本事件的感想,至于告诉人留纸条行为和邮件往返经过,阅听者心里自有评断标准,并不会因被告使用的言论,使用告诉人受到社会负面的评价,因此不能认为被告张贴文章的文字使用告诉人的名誉受到贬损。至于被告的用字遣词虽有不当,也只是其个人修养的道德层次要受到非难,不能认为主观上有公然侮辱的不法犯意。

最后,公然侮辱的对象必须是「人」,若是对他人的文章内容,用不雅的文字进行批判,法院则认为只是一种评论,而不是侮辱。

 

情绪发泄和侮辱的差异

在骂人的公然侮辱案件中,对许多人而言并不会觉得是一种贬低他人人格的词汇,反而会认为只是语言文化中的口头襌或是一种抒发情绪的发语词。但是多数法院却不这么认为。

法院认为,就算语言文化或口头禅中,有骂人一词,社会大众仍然认为此种冋语是粗鄙的言语,不能认为任何人口出此言都可以作为草根性的代表,而达到免责的目的。尤其是在对女性表达时,更能显示出侮辱的意涵。

虽然如此,还是有法院认为,纵然有些言论粗俗不堪,但有可能只是一般人在情急下为了壮声势所为,不能认为是公然侮辱。因为法律并没有要求人民须具有一定的人文修养,只是不希望人民透过言论的方式来贬低他人的人格。

因此,在一个案件中法院仔细分析「操你娘,你敢打我女儿」与「你娘,你敢打我女儿」这两个句子的差异,认为前者确实有侮辱他人之情形;但后者,你娘只是发言者在情急下想要用粗俗不堪的词汇来壮大自已气势,达到压制对方目的的发语词,不构成公然侮辱。

此外,如骂人「操」一字,有法院实务判决认为乃生活中经常脱口而出的反射性对人或对事发泄负面情绪用语,主观上仍未必有侮辱他人的意思。如果仅是对他人的作为、言语一时激愤之宣泄,仍不构成侮辱。

诅咒别人是否构成侮辱

诅咒类也是最常见的侮辱别人的行为,如你出去被车撞死、不得好死,法院曾认为,依照一般社会通念,会使被害人在精神、心理上感到难堪,属于公然侮辱。

另外,如:跟你讲他们会下地狱的、我不相信你们以后都不要生小孩,生儿子没屁眼等言论,法院也认为依照社会上通念,是指被骂的人于阳世为恶,死后灵魂至阴间受审,甚而祸延子孙也属于足以贬损他人社会上评价之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