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三种态样

个人资料保护法并非是限制个人资料完全不能使用,而只是要求个人资料被合理使用。个人资料保护法把使用个人资料的情形,区分为蒐集、处理或利用三种态样:

一、蒐集:是指以任何方式取得个人资料;

二、处理:是指为了建立或利用个人资料档案所为资料之记录、输入、储存、编辑、更正、复制、检索、删除、链接或内部传送。

三、利用:是指将蒐集之个人资料为处理以外之使用。

因此,就算被认定为个人资料依照个人资料保护法,在特定条件下,也可以使用个人资料。

一般人在网络上最常遇到,将他人的姓名、电话、住址公布在网络上的情形,就是属于利用。因此,先跟大家谈,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够合法利用他人的个人资料。

个人资料保护法案例(一)

举例而言,在一则散布猥亵视频的案例中,法院认为男方将与前女友交往时,经女方同意所拍摄的裸露胸部、生殖器官及两人为性行为的猥亵视频张贴在网络上。但并没有张贴照片当事人的姓名

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或其他可以直接特定个人识别性的个人资料。一般人无法单以观览照片的方式,就可以直接识别照片中的人是谁。因此,虽然其散布猥亵视频行为触犯散布猥亵物品罪,但并不触犯个人资料保护法。

网络直播违法案例(二)

一名男子上网直播自已性器官和抚摸性器官的画面。法院认为,被告连接网络登入在线直播即时视频网站从事此行为时,并没有采取适当的安全隔绝措施。被告所为猥亵行为对于已取得该网站的帐号、密码的人而言,均可轻易观览上开猥亵内容,符合公然要件。因此,被告同时犯下刑法之意图营利及意图供人观览,公然为猥亵行为罪及同法的播送猥亵之视频罪。

网络直播违法案例(一)

在一则网络直播案例中,一名女性因为知道一款手机APP直播,若观赏人数到达一定人数,可以和公司分红。因此以昵称「糖果」,登入在线直播(LIVE)功能,持手机拍摄与另一名男子性交过程,直接透过行动通讯网络对外播送,使安装该应用软件的会员,都可以点选阅览他们的性交过程。

法院认为该名女子同时犯下刑法意图营利及意图供人观览,公然为猥亵行为罪及同法的播送猥亵之影像罪。

猥亵物品的定义

并非所有的裸照都算是猥亵物品。单纯展现人体美感因而裸露女子乳房、下体旳图像,或是具有教育性、医学性的影像,客观上不会让人刺激或满足性欲而令一般人感觉不堪或不能忍受而排拒的影像,都不算是猥亵资讯或物品。

在上开标准下,未采取适当的安全隔绝措施,就上网散布他人私处或性交过程的照片,很可能构成散布猥亵物品罪。举例而言,法院在一则案件中,处理到男方不满与女方分手透过软件散布女方裸露胸部、私处、性交过程的照片、视频,使其他网络辗转流传的争议。法院认为无论拍摄当时女方是否同意,此种行为都已经构成散布猥亵物品罪。

另一则案例中,被告和告诉人为前男女朋友关系,二人的性爱视频也被男方上传至网络上。法院虽然认为视频拍摄时女方知悉,因此不构成刑法所指的窃录,但仍然构成刑法的上传至网际网络方法供人观览猥亵视频罪。

网络直播也是会构成犯罪

除了上传视频外,最近很流行网络直播活动。如果现在的情况不是女方同意拍摄,而是玩大一点,直接现场直播性爱活动,这样又会构成什么犯罪呢?

由于,将性爱过程上网,本身就是一种视频,因此也会构成刑法的播送猥亵视频罪。除此之外,因为直播是同步进行,因此也会构成刑法的公然猥亵罪。

同意也会构成犯罪

刑法所要处罚的是无故偷拍、偷录,他人的非公开活动、言论、谈话或身体隐私部位者,但并不表示只要他人同意拍摄,或是那些活动是公开的,就不会构成其他犯罪。

就性爱视频或裸照而言,就算是男女朋友或夫妻在关系良好期间所拍摄、或是在公共场合所拍摄,法院都可能会认为是猥亵物品。若将之上传网络,就会构成散布猥亵物品罪,或是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的规定。

微博上按赞会有罪吗

至于刑事法院,目前针对微博上按赞是否构成诽谤或公然侮辱,还没表示见解。但在一件案件中,被告A、B与告诉人为同事关系,因为被告违反公司内规,与告诉人产生嫌隙,因此被告A在网络上发表侮辱告诉人的文字,而被告B并在「文章名称:『谁能告诉我,翁副理【即告诉人】肚子里的种,是谁下的?』」、「文章名称:『翁副理~只是怀孕~用不著射进柜台角落~越来越好奇孩子的父亲是哪位』」上按赞,皆被告诉人提出告诉。

本案最后双方进行调解,告诉人撤告。然而,如果参考民事法院的判决,认为按赞功能,只是使用表示已阅读或认同,并没有散布资讯于众的意思,则本案继续审理,也不一定会成罪。因此,若各位未来发生类似的事件,也无庸太过惊恐。

只是怀疑有构成诽谤?

如果推测、联想不行,那怀疑呢?

在一则案例中,被告和告诉人住在同一个社区,因为社区有违规的状况,遭人向主管机关检举。被告在管委会于网络上内针对告诉人登载「我怀疑就是你这个告密者去检举的啦!」、「自已还当告密者去检举大家,像这种告密者的行为还有脸说是别人造成的后果,真是脸皮厚到不行了」、「真是一群不要脸的告密者」等言论。

被告在法庭上也自已承认,他只是怀疑而不知道告密者是谁,也不知道告诉人有无检举别人等等。法院认为,被告只是怀疑就在网络上公然贴文,指摘告诉人为检举社区住户违规的告密者,自难免诽谤罪责。

推测、联想构不构成诽谤,举例案例(一)

在一则案例中,被告公开在网络上张贴,「那个神经病想要隆乳,他想靠拍裸照海捞一笔;那个神经病明确告诉过我,他想趁隆乳后拍大量裸照,海捞一笔,然后再去整形,把整个脸都改掉,他还要削骨,还要改下巴,让人认不出他,这种人真恶劣,他为了要去隆乳,还在过年期间跑到新加坡人肉市场捞钱,为何要躲到新加坡,就是怕丢脸,这种人永远只会躲在暗地做些见不得人的事;这样忘恩负义的家伙」、「他去新加坡人肉市场;原来一切都是他设计过的骗局」、「他因为没有钱,跑去新加坡酒店卖春」等言论,贬低告诉人人品道德,给予告诉人极为负面的评价。

然后,被告却在开庭时表示,他没有在新加坡亲眼看到告诉人卖春,也没有听到告诉人亲口跟他说要去新加坡酒店卖春,他只是依照告诉人和他对话情形常理推测,认为告诉人应该有在新加坡从事卖春的行为。而且他也根本看不到告诉人到底有没有接客,这一切都口金是揣测联想。法院就认为,此种透过单方的揣测及解读所发表与事实不符的言论,自然就构成诽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