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保护法案例(一)

举例而言,在一则散布猥亵视频的案例中,法院认为男方将与前女友交往时,经女方同意所拍摄的裸露胸部、生殖器官及两人为性行为的猥亵视频张贴在网络上。但并没有张贴照片当事人的姓名

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或其他可以直接特定个人识别性的个人资料。一般人无法单以观览照片的方式,就可以直接识别照片中的人是谁。因此,虽然其散布猥亵视频行为触犯散布猥亵物品罪,但并不触犯个人资料保护法。

网络直播违法案例(二)

一名男子上网直播自已性器官和抚摸性器官的画面。法院认为,被告连接网络登入在线直播即时视频网站从事此行为时,并没有采取适当的安全隔绝措施。被告所为猥亵行为对于已取得该网站的帐号、密码的人而言,均可轻易观览上开猥亵内容,符合公然要件。因此,被告同时犯下刑法之意图营利及意图供人观览,公然为猥亵行为罪及同法的播送猥亵之视频罪。

猥亵物品的定义

并非所有的裸照都算是猥亵物品。单纯展现人体美感因而裸露女子乳房、下体旳图像,或是具有教育性、医学性的影像,客观上不会让人刺激或满足性欲而令一般人感觉不堪或不能忍受而排拒的影像,都不算是猥亵资讯或物品。

在上开标准下,未采取适当的安全隔绝措施,就上网散布他人私处或性交过程的照片,很可能构成散布猥亵物品罪。举例而言,法院在一则案件中,处理到男方不满与女方分手透过软件散布女方裸露胸部、私处、性交过程的照片、视频,使其他网络辗转流传的争议。法院认为无论拍摄当时女方是否同意,此种行为都已经构成散布猥亵物品罪。

另一则案例中,被告和告诉人为前男女朋友关系,二人的性爱视频也被男方上传至网络上。法院虽然认为视频拍摄时女方知悉,因此不构成刑法所指的窃录,但仍然构成刑法的上传至网际网络方法供人观览猥亵视频罪。

法院认为的非公开之活动

法院认为非公开之活动,虽然应著重在活动者主观上是否有不想让其他人拍摄的意思;但活动者主观的意愿外人不易确知,且该项意愿未必恒定不变。若单凭活动者主观上是否具不的意愿作为认定是否为公开活动的唯一标准,太不明确。因此,必须要同时透过主观和客观两个条件判断。

首先,必须要活动者主观上具有隐密进行其活动而不想公开的期待或意愿(即主观的隐密性期待),且在客观上已经利用相当环境或采取适当设备,确保其活动的隐密性者(即客观的隐密性环境)(例如:在私人住宅、公共厕所、租用之KTV包厢、旅馆房间或露营之帐篷内,进行不欲公开的更衣、如厕、歌唱、谈判或睡眠等活动)。

如果,活动者在客观上没有利用相当环境或采取适当设备,以确保其活动的隐密性,或其所采用之环境或设备尚不足以发挥隐密性效果(例如:在透明的玻璃屋或野外空地沐浴或更衣,或情侣在公众得出入之公园、停置在马路旁边自用小客车内,或在住宅内未设有窗帘或未拉下窗帘的透明窗户前为亲昵或爱抚的私人活动等等),一般人在上述情况往往难以确认活动者主观上有无隐密性期待,此时就算有人拍摄、录影,也不能认为这些活动是公开活动而构成本条犯罪。

然而,就算针对公开活动拍摄私密影片不构成本犯罪,并不表示就可以将这些视频、影像恣意散布供他人观赏。散布他人不雅照,除了有可能被人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人格权受侵害的损害赔偿,也有可能构成散布猥亵物品罪。

刑法上私密照片、视频上网大家分享罚责

刑法第一项:散布、播送或贩卖猥亵之文字、图画、声音、影像或其他物品,或公然陈列,或以他法供人观览、听闻者,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并科三万元以下罚金。

刑法第二项:意图散布、播放、贩卖而制造、持有前项文字、图画、声音、视频及其附著物或其他物品者,亦同。

刑法第三项:前二项之文字、图画、声音或视频之附著物及物品,不问属于犯人与否,没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