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蒐集到多少证据才算是有相当理由确信为真实

发言者只要漫无边际讲出一个理由,认为基于这个理由,相信自已讲的话是真实的,就是正当化自已的发言。重点是这个理由必须要是法院所认为正当的。因此,在真正恶意原则的操作下,发言者要基于什么样的因素或证据资料,才相信其所散布的事实为真,就变皊相当重要。此涉及到发言者查证义务的高低。

最高法院曾对查证义务的高低表示过意见。其认为发言者对于所指摘或传述的事情,应尽何种程度的查证义务才能认其有相当理由确信其为真实,必须要斟酌发言者的动机、目及所发表言论之散布力、影响力而为观察。

如果只是属茶馀饭后闲谈聊天,就不能够课予较高的查证义务;反之,若利用记者会、出版品、网络传播等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情况下,因为其所利用的传播方式,散布力较为强大,依一般社会经验,其在发表言论前理应经过善意筛选,自然应负有较高的查证义务。因此,若为达到特定目的,而对于未经证实的传闻,故意回避合理的查证义务,直接以发送传单、举行记者会、出版书藉等方式加以传述或指摘贬低他人名誉的言论,依照一般社会生活经验观察,就能够认为其有恶意。

而微博就属于法院认为有无远弗届影响力,散布力量较为强大的传播工具。法院认为,依据一般社会通念在微博上发言前都应该要经过善意筛选,负有较高的查证义务,才能认为发表言论时没有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