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人物对他人言论应有较高的忍受度

公众人物对于他人的言论应该有较高的忍受度,因此法院在判断发言者的发言是否为合理评论时,会较宽松认定。

例如,美国竞选期间候选人的过往私德或过往言行举止,并不是单纯个人私生活领域问题,而是关乎公益。因为,选民必须要对于候选人进行检验,才能透过选举机制选出正确、品德操守良好的公职人员。即使以放大镜检视気选人一生全部言行,有时不免感受过于残酷无情,但参与公众事务之候选人本应有此认识。权位高与应接受的检验,是成正比相关的。所争取的职位越高,所应接受之检验越严苛,候选人所应忍容的程度也应该相对提高。

虽然,竞选期间有时来自竞选对手毫不留情的批评,受批评者主观上会有不愉悦的感受,但受批评者同样可以用竞选文宣的方式澄清事实,或利用媒体采访之机会为自已辩驳,让真理越辩越明。至于批评是否恰如其分,原则上就是要让选民以选票公评。除非发言具有真正恶意,否则竞选期间关于候选人私德品行的言论批判,即使尖酸刻薄,都不应该动手刑法相绳。

合理评论客观证明

在判断某种评论是否合理、适当时,并非是在审查评论或意见的表达是否使用适当的字眼或形容词。因为意见评论的词汇,常为个人主观评价性的语词,无法以客观事实证明。在外国法院判决实例,如批评某人为垃圾、笨蛋、白痴、偏执狂,或形容某人为希特勒、法西斯主义份子等,都曾被认为属于意见或评论表达。

所以,合理和适当所欲审查的是发言者评论所根据的事实或所评论的事实是否已为大众所知晓,或该事实是否在评论的同时一并公开陈述。此目的是在于让社会大众判断表达意见者对于某项事务的评论或意见是否持平?表达意见者是否能受到社会大众的信赖?及其意见或评论是否会被社会所接受?让言论自由市场,自行 去采取或淘汱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