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按赞会有罪吗

至于刑事法院,目前针对微博上按赞是否构成诽谤或公然侮辱,还没表示见解。但在一件案件中,被告A、B与告诉人为同事关系,因为被告违反公司内规,与告诉人产生嫌隙,因此被告A在网络上发表侮辱告诉人的文字,而被告B并在「文章名称:『谁能告诉我,翁副理【即告诉人】肚子里的种,是谁下的?』」、「文章名称:『翁副理~只是怀孕~用不著射进柜台角落~越来越好奇孩子的父亲是哪位』」上按赞,皆被告诉人提出告诉。

本案最后双方进行调解,告诉人撤告。然而,如果参考民事法院的判决,认为按赞功能,只是使用表示已阅读或认同,并没有散布资讯于众的意思,则本案继续审理,也不一定会成罪。因此,若各位未来发生类似的事件,也无庸太过惊恐。

在微博上分享会有罪吗?

一名绰号扁嫂的女子因为不满告诉人欠钱不还,在微博上发文表示:「靠女人赚钱吃穿的男人真的很丢脸!想吃什么好料?吃屎比较快饱!」并在文章留言处标示文章所指的对像就是告诉人。而另一名被告A看到这篇文章后,以分享的方式张贴此文章到其微博个人涂鸦墙上,并加注「扁嫂真的生气了」等文字,并在底下留言「欲知详细自行连结!希望个人私事!别破了社团形象!」告诉人认为发文者和分享者共同对其公然侮辱和诽谤,因此提出告诉。

然而,法院认为,从被告A的涂鸦墙上虽然分享了此篇文章,但并未连同该文章下的留言一并分享至自已微博个人网页涂鸦墙上,因此一般人只知道被告A所分享文章、注解及留言内容,并不能知道扁嫂骂的人是谁。

再加上被告A只是加注「扁嫂真的生气了」等文字,并在底下留言「欲知详细自行连结!希望个人私事!别破了社团形象!」;这些注解及留言均无任何具体指摘或抽象谩骂告诉人的用语。

虽然被告曾在扁嫂自已微博张贴上开文章后,于该文章下留言「扁嫂教授很忙,你可以找李XX大哥帮你!李大哥人很好」等文字。但该留言并无任何附和、赞同扁嫂文章的意涵,反而建议他可找他人帮忙协助解决与告诉人之间的纷争,并无诽谤、公然侮辱的意思。

然而,民事法院,对于分享微博一事,似乎就没有那么宽容。

如何查证真实与否

若在涉及真实与否的事件中,要如何查证,才能符合合理查证义务?

在一则案例中,网友因为不满市议员违规停车,在网络上发表某官员海线的养点钟的言论;但该官员表示当时并非是他违规停车,因此该网友被控告诽谤。

法院调查后,认为被告当时与违规停车者发生纠纷,有拍下违规停车的公务车车牌。加上有听到现场的人提到官员的车,而当时有其它官员在场,因此就上政府官方网页,把所有官员都调出来,查看与哪一个官员最像,最后才认为是这名官员「海线的养点钟」违规停车。

虽然,发言者的发言会让他人认定海线的养点钟就是违规停车的官员,造成他在社会上名誉、评价产生一定程度的损害。但发言者所述的内容与公共利益有关,且是以他亲身经历过程所得的资讯,依其社会生活经验判断停车者为该官员。于查询政府官方网页观看照片后,才误认停车者。其并非全然未经查证。虽然他在未深思熟虑的情况下发表上网公开文章,但已经有相当理由确认自已的发言是真实的,因不能认定其构成诽谤。

人或事的标准真正恶意案例二

在另外一则涉及婚外情的案件中,小三因为不满男方要回到妻子的身边而跟其分手,因此在微博上刊登诋毁男方的文字供男方妻子阅览「捡回的垃圾,你感觉幸福吗?一次偷…二次偷…一生都在偷,得到原谅后……又在为下一次寻找目标,惯窃只要跪地求饶一切就又雨过天晴了!可悲的是一辈子都在擦拭背叛的眼泪」、「在外偷吃风流可都不戴套的,你可要自求多福了。」

法院也认为,被告和其发表指涉的对象都非公众人物,而且文字内容属于私德,与公益无关,因此构成诽谤。

人或事的标准真正恶意案例一

在一则案例中,被告散布餐厅老板遭伊朗通缉、规避债务等言论,法院认为该餐厅,虽然在社会上有声望,但餐厅老板本身仍单纯私人身分。而被告所发表的言论,与该餐厅品质、卫生等事务无关,也与餐厅经营者的身分、工作无关,因此不论是依据人或事的标准,都不能被认为是可受公评之事,因此构成诽谤。

判断言论的原则

一个人所陈述的事实和根据此事实所发表的评论都可以受到真正恶意原则和合理评论原则的保护。但依据现法律和法院实务的判断,这是限于和公共事务相关的情况才可以免责。因此,刑法前段虽规定对于所诽谤之事,能证明其为真实者,不罚。后面又附带的提到但涉于私德而与公益利益无关者,不在此限。而刑法也规定,是要对于可受公评之事,所为的适当评论才不罚。

因此,在判断言论是否该罚时,必须要确认这些发言是涉及公共利益还是只是个人私德。

夹叙夹议怎么办

虽然法院一再强调,陈述事实和发表意见不同,事实有些证明真实与否之问题,意见则为主观之价值判断,无所谓真实与否。但是,发表意见必须要站在事实的基础上,否则就会落入公然侮辱罪要处理的范围。在一段发言有事实、有评论的情况下,事实陈述与意见发表很难泾渭分明。甚至可以说,大部分的发言都会是偏向夹叙夹议的。此时到底是要适用合理评论原则?还是适用真正恶意原则来判断该言论是否构成诽谤?法院认为,如果意见是以某项事实为基础,或发言过程中夹叙夹议,将事实叙与评论混为一谈时,就应考虑事实的真伪问题,而适用真正恶意原则。

合理适当评论案例二

在另一则案例中,被告因不满告诉人在其服饰店内的举止,进而以店家的立场在网络上发表批评顾客的言论:「李小姐你是老板娘第一个公开点名的黑名单」、「我最讨厌花钱就是老大这种心态的人」、「板子上就已经写了不试穿不退换,你是瞎了吗?你看的到价钱却看不到不能试穿吗?」、「如果你有认识李xx,拜托叫他不要再来了,我不欢迎他……」、「本店史上第一位黑名单李小姐」、「我最讨厌花钱是老大心态的人,你想当老大拜托你不要来这里,老板娘忙都忙死了,没空去服务你大小姐」。

法院认为,像是黑名单及老大心态、大小姐等词汇不算是负面字词。且整体观察被告所发表文章通篇文义,被告只是对于告诉人客观上外在行为进行评价,尚未有达贬损他人人格之程度。再者,被告经营服饰店,其店面为公众得进出之场所,其就店内客人的消费情形,上网公开以使来店客人知悉其店内消费规则、店家所持态度,事涉民众的交易权益。此消费过程也可供大家评价。该等言论属善意基于可受公评之事而为适当评论,自然没有构成诽谤罪的问题。

合理评论的判断标准

法院认为,对于意见发表的言论,应依据刑法的合理评论原则判断是否应该受到处罚。只要是善意发表言论,对于可受公评之事为适当评论,就赋予绝对保障。

至于发言内容是否属于合理评论,有法院提出下列标准来判断:

1、发言内容必须是意见表达,而非事实陈述;

2、所评论的事情必须要和公众利益有关;

3、评论的依据,或所评论的事实必须随同评论一并公开陈述,或已经是众所皆知;

4、发言者发表该评论时,其动机不是以毁损被评论人的名誉为唯一目的。

符合上述要件之言论,即使对他人名誉造成损害,也不该当诽谤罪。由于合理评论原则所保护的对象是意见或评论,无论意见或评论是否荒谬、粗暴、或轻率、不严谨,都在保障范围内。

事实陈述V.S意见表达

如果对于言论的管制过于拘泥于真实性,将有害于现代社会的资讯流通。因为在社会生活复杂、需求快速资讯的现代生活中,如果要求发言者,要百分之百确认所发表资讯的真实性,其可能必须付出过高的成本,或因为这项要求而畏于发表言论产生寒蝉效应,以致于严重影响言论自由所能发挥之功能。因此,法律才发展出真正恶意原则,可以将发言者并非故意捏造虚伪事实,或并非因重大的过失或轻率而导致陈述与虚假的事实排除于刑法诽谤罪的处罚范围。

然而,陈述事实和发表意见不同。事实有能证明真实与否问题,意见则为主观之价值判断,无所谓真与否。在民主多元社会,各种价值判断应该都必须容许,而不该由公权力去认定什么样的评论是正确或是错误。只能经由言论自由市场的机制,让真理愈辩愈明而达去芜存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