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保护法正当合理关联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之目的具有正当合理之关联。

一、个人资料保护法,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之个人资料,不得蒐集、处理或利用。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1. 法律明文规定。
  2. 公务机关执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3. 当事人自行公开或其他已合法公开之个人资料。
  4.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医疗、卫生或犯罪预防之目的,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别特定之当事人。
  5. 为协助公务机关行法定职务或非公务机关屐行法定义务必要范围内,且事前或事后有适当安全维护措施。
  6. 经当事人书面同意。但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或其他法律另有限制不得仅依当事人书面同意蒐集、处理或利用,或其同意违反其意愿者,不在此限。

二、依前项规定蒐集、处理或利用个人资料之书面同意规定。

三、非公务机关对毎㕥资料之利用,除前项规定资料外,应于蒐集之特定目的必要范围内为之。但下列情形之一者,得为特定目的外之利用:

  1. 法律明文规定。
  2. 为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
  3. 为免除当事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之危险。
  4. 为防止他人权益之重大危害。
  5. 公务机关或学术研究机构基于公共利益为统计或学术研究而有必要,且资料经过提供者处理后或经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无从识别特定之当事人。
  6. 经当事人同意。
  7. 有利于当事人权益。

四、非公务机关依前项规定利用个人资料行销者,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时,应即停止利用其个人资料行销。

五、非公务机关于首次行销时,应提供当事人表示拒绝接受行销之方式,并支付所需费用。

个人资料保护法个人资料的判断与分类

判断标准:

1、直接识别性是指资料必须要可以直接与个人连结。只有姓名、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等资料具有直接特定个人识别性。

2、识别重要性,是指资料本身能不能间接识别出资料有者的程度。如果该资料经过比对、连结、勾稽,可以达到直接识别出资料的拥有者,此份资料就具有个人资料保护的价值和意义。

分类:

1、一般性个资:非敏感性个资,但符合上述两个判断标准的个人资料。

2、敏感性个资:敏感性资料,包括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

敏感性个人资料案例(二)

一样是在公寓大厦纠纷,被告在多数住户及不特定访客得以共见共闻的大厦公共电梯内及各楼层楼梯口,张贴有关另一名住户的资讯,写道:「OOO有暴力倾向,法院判刑拘役三十天,不得再卡诉」、「3F住户OOO伤害罪判刑拘役三十天,不得再卡诉,有暴力倾向人资料」等内容包括该住户姓名、犯罪前科等个人资料。

法院认为,纸条上所载的姓名及犯罪前科,可以识别出特定人,被告违法散布个人资料,因此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敏感性个人资料案例(一)

在一则公寓大厦纠纷中,被告困与另一名住户有诉讼纠纷,取得该住户的学历和病历资料。

因此,制作指涉该住户小学肄业谎骗大学毕业、患焦虑症、忧虑症等涉及教育与病历的个人资料,投递在社区内每个任户的信箱。法院认为虽然被告是在民、刑事诉讼中,依诉讼法相关规定到庭应讯、声请阅卷等方式合法取得这些资料。

但最得这些资料的目的不是要他可以散布于众,因此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

个人资料保护法典型案例(三)

在另一则案例中,公寓大厦纠纷里,被告虽然只公布住户居住楼层和车位,但被法院认为此资料可以识别出特定个人,而被判有罪。案件中,被告辩称在微博上贴出肇事车主是「H1-2F、第254车位」的住户。法院认为,虽然被告没有特定指明某一层内之某一住户,也没有公布车牌号码。但被告是在社区的微博上公布此信息,社区住户可以很轻易的透过此信息得知「H1-2F、第254车位」是表示住在该社区H1栋2F、地下停车位第254车位的人。则此信息,不论由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均可以特定出个人身分,属个人资料保护法所保护的范围。

此种资料,不像是在公路上或其他公开场合看到特定车牌号码的单一资讯,在宋有其他资讯辅助下,不足以指向特定某个人所得比拟。

个人资料保护法典型案例(二)

商业竞争的案例,被告从事机场接送服务业,不满另外一名司机以低于行情价提供机场载送服务,在移动电话微信群组内,张贴载有该名司机姓名、手机门号、车牌号码的资讯贴文写:「OOO,都抢国外单,如困无法洗包车趟,就放五百顺风群,作贱各位司机以五百跑接送机,然后自已赚差价天天约人打麻将,你们的血汗都是他的麻将本啊!0000000*****、开现代九座STAREX及白色CRV,车号OOOO,姓名:OOO、电话0000000*****,各位如果不想被糟蹋就转出去吧!」等文字,法院认为这是违法散布个人资料,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应予处罚。

个人资料保护法典型案例(一)

举例而言,在一则感情纠纷中,男方不满其女方的前男友。因此在微博动态墙上,将其女友的前男友,车牌号码后四码、车款、颜色、活动区域、姓名、照片等资料,张贴在上微博上,并留言内容:「我觉得此人太畜牲,而且打死不承认拿女友钱买车,好可怜啊!叫他还钱又不敢回。」被法院认为违法散布个人资料,违反个人资料保护法,应予处理罚。

个人资料保护法案例(一)

举例而言,在一则散布猥亵视频的案例中,法院认为男方将与前女友交往时,经女方同意所拍摄的裸露胸部、生殖器官及两人为性行为的猥亵视频张贴在网络上。但并没有张贴照片当事人的姓名

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或其他可以直接特定个人识别性的个人资料。一般人无法单以观览照片的方式,就可以直接识别照片中的人是谁。因此,虽然其散布猥亵视频行为触犯散布猥亵物品罪,但并不触犯个人资料保护法。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与识别重要性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与识别重要性,法院认为,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个人资料,必须配合此法律的规范目的,限缩适用的范围(目的性限缩解释)。除了国民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具有直接识别性外,其他资料必须建立在藉由复数资料群比对而能特定个人、进而导致有个人隐私权遭侵害的危险时,才属于个人资料保护法所要保护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