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的重要性

识别重要性,是指资料本身能不能间接识别出资料拥有者的程度,如果该资料经过比对、连结、勾稽,可以达到直接识别出资料的拥有者,此份资料就具有个人资料保护的价值和意义。

如果这份资料,欠缺关键或重要性的价值,无法特定出某一个人,就属于无用的资料,不受保护。

个人资料的直接识别性解释

直接识别性是指资料必须要可以直接与个人连结。

只有姓名、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指纹等资料具有直接特定个人识别性;至于个人资料保护法所规定的其他例示性资料,单独提出并没有办法特定个人,一定要与前面的资料结合,或有复数的资料一起呈现,才能识别出特定个人。只要不足以表现或特定个人的资料,不管如何利用都没有侵害个人资料的问题。

例如:只提出有一个人有窃盗前科,有心脏病病史,并不足以认定究竟这个资料指的是谁,就没有害特定个人隐私权的问题。因此,个人资料保护的重点在于资料与个人间的相连与识别性,而不是单纯资料本身。与个人脱钩的资料不能称为个人资料,只能称为统计数字。

个人资料保护法的立法目的

个人资料保护法的立法目的,是在于保障个人资讯,避免受到公务机构或非公务机关的侵害。而保护的前提是这些资料可以连结到资料的主人。

如果从资料本身根本无从或难以识别这些资料的拥有者是谁?或纵使依据各观方式进行推测,也无法确定究竟是何人的资料,这些资料就不属于个人资料。对方非个人资料的蒐集、处理或利用,不会侵害到特定个人权利,自然不用透过个人资料保护法来保护。反之,若就资讯本身进行观察,已足以辨识、特定具体个人的资讯,此时就涉及个人资料的保障,产生个人资料保护法的适用问题。

浅谈个人资料保护法

个人资料的种类众多,虽然个人资料保护法已经列举了许多事项,但仍留有其他得以直接或间接方式识别该个人之资料的概括条款。因此,什么样的资料,受到个人资料保护法的保护,就有相当大的解释空间。

再者,个人资料保护法把个人资料区分成不可以蒐集的敏感性资料,即有关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及犯罪前科等个人资料;以及以外的一般性个人资料。而一般性的个人资料,则必须要符合个人资料保护法内其他细部有关公务机构和非公务机关个别的规定才能蒐集、处理或利用。如果违反这些规定,则会依据个人资料保护法处以刑罚。

 

个人资料保护法重点整理

个人资料保护法定义如下:

一、个人资料:指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特徵、指纹、婚姻、家庭、教育、职业、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犯罪前科、联络方式;财务情况、社会活动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间接方式识别该个人之资料。

二、个人资料档案:指依系统建立而得以自动化机器或其他非自动化方式检索、整理之个人资料之集合。

三、蒐集:指以任何方式取得个人资料。

四、处理:指为建立或利用个人资料档案所为资料之记录、输入、储存、编辑、更正、复制、检索、删除、输出、连结或内部传送。

五、利用:指将蒐集之个人资料为处理以外之使用。

六、国际传输:指将蒐集之个人资料为处理以外之使用。

七、公务机关:指将个人资料作跨国(境)处理或利用。

八、非公务机关:指前款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其他团体。

九、当事人:指个人资料之本人。

个人资料保护法:「个人资料之蒐集、处理或利用,应尊重当事人之权益,依诚实及信用方法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范围,并应与蒐集之目的具有正常全理之关联。」

个人资料保护法所指的范围

个人资料保护法规定,个人资料指的是自然人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国民身分证统一编号、护照号码、特徵、指纹、婚姻、家庭、教育、职业、病历、医疗、基因、性生活、健康检查、犯罪前科、联络方式、财务情况、社会活动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间接方式识别该个人之资料。

网站文章内提出的车牌号码,若可以直接连结到个人(车主),也属于个人资料的一环。

个人资料保护,隐私权的其中一个面向

除了刑法上的规定,最重要保障个隐私的法律,就是个人资料保护法。此法律的目的是为了规范个人资料的蒐集、处理及利用,以避免透过利用他人资料,侵害他人的权利。不管是公务机关、非公务机关或个人,只要是蒐集、利用他人的资料,都必须要透过此法律规范。

然而,个人资料的种类众多,每一种资料对于隐私权的侵害程度并不相同,因此个人资料保护法,分别透过该法将个人资讯区分为一般资讯和敏感资讯有不同的规范密度。

公众场合也可以主张隐私权

你可能会思索,隐私、隐私,又隐又私,想必在公开场合下,自然不会有隐私侵害的问题。
宪法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保障人民得以自在的生活。静下心想想,若别人家的监控摄像头一直照著你家门口或是陌生人在大庭广众下跟著你走,你会不会有受到侵犯的感觉?

若有,就可能落入宪法基本权保障的范围。

在隐私权解释中,大法官就处理到公共场所有没有隐私权的问题。在该案件中,记者小编为了采访目的,连日跟追影视名人,结果被警察依社会秩序维护法裁罚。

大法官在审理本案时认为,个人纵然在公共场域中也享有依社会通念得不受他人持续注视、监看、监听、接近等侵扰的私人活动领域及个人料自主权。

大法官阐释,当人民在进行私人生活及社会活动时,如果随时受他人持续注视、监看、监听或公开揭露,人民的言行举止将受到限制,无法自由的从事人际互动。此势必会影响到人格的发展。

除此之外,大法官并认为在现今资讯科技高度发展,任何人都容易取得监视设备,个人的私人活动受注视、监看、监听或公开揭露等侵扰的可能性大为增加。个人的私人活动及隐私所需要的保护将随之提升。

由此可见,科技的发展和隐私的保护其实是有冲突的。

户籍法要求按捺指纹始核身分证侵害隐私

各位在受临检时要拿出的身分证,在以前差点就要按捺指纹才可以领取。这是经过大法官才挡下来。

大法官在理里书里明确指出「指纹乃重要之个人资讯,个人对其指纹资讯之自主控制,受资讯隐私权之保障。」但当时户籍法并无说明清楚要求人民强制按捺并录存指纹才能换发国民身分证的目的为何?

而且纵然依政府机关所述是为了要确保国民身分证不遭伪造、冒领、冒用,以及辨识路倒病人、迷途失智者、无名尸体等目的。此目的与要求全民强制按捺指纹相比,也属于损益失衡、手段过当的作法,不符比例原则,因此违宪。

从这号解释可以看到,政府要侵害人民隐私一定要有正当目的,而且手段也不能过当,而政府全面性的要求国民按指纹就是过当的手段。

警察临检会侵害隐私

不论你是开车或走路,想必在白天或黑夜都有于马路上被临检的经验。在被警察询问有没有带证件的时候,各位好国民,大多会二话不说就掏出身分证或驾照,求安然度过,但临检本身,其实就是个侵害隐私的行为。不是警察随随便便,可以说拦就拦。

大法官在释字就有解释,临检实施之手段:「检查、路检、取缔或盘查等不问其名称为何,均属对人或物之查验、干预,影响人民行动自由、财产权及隐私权等甚钜」、「仅属维持公共秩序、防止危害发生为目的之临检,立法者当无授权警察人员得任意实施之本意。」

因此,大法官认定警察实施临检的要件、程序及对违法临检行为的救济,都应该要有法律的明确规范。大法官并提出警察临检最起码的要求:

一、警察应对在场者告知实施临检的事由,并出示证件表明执行人员的身分;

二、临检应在现场实施。非经受临检人同意、或无从确定其身分、或现场为之对该受临检人将有不利影响或妨碍交通、安宁者,不得要求受检者同行至警察局、所进行盘查;

三、除了因为发现违法事实,应依法定程序处理者外,身分一经查明,就应该使其离去,不得稽延。